不可不爱

叶修脑残粉,爱好广泛,本命鼠猫,不定时爬墙。

【all新】同居(二)

琴新赤新。

想看遭到组织成员背叛受伤变小的Gin被高中生新一捡到带回家,和隐藏FBI冲矢昴三人同居生活的故事。

家里的空房间很久没有人住了,收拾起来挺麻烦的……抱着这样的理由,新一问小孩:“今晚阵先和我一起睡吧?”
“不要。”
“不行!”
一大一小两个声音同时开口。
“哎,为什么?”两人毫不犹豫且口径意外统一的反对让新一有些郁闷。小孩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可以理解,为什么昴先生也不同意?
黑泽阵看了眼笑容微僵的冲矢昴了然。对方对这个小鬼的明显在意,就是所谓情感的弱点吧。虽然他一向不屑于情感这种东西,但必要的时候不介意加以利用。
对少年抬起下颌示意冲矢昴的方向,黑泽阵恶意地勾唇,“房间让他收拾。”不想让我接近这个小鬼的话,这点杂事可以做到的吧?赤井秀一。
冲矢昴:“……对,我收拾房间。”
不知道为什么新一似乎从冲矢昴平平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明明知道昴先生一向温和从容,偶尔会腹黑作弄人,说要收拾房间应该不是勉强。
只是看看对着大人就敢颐指气使的小孩,新一觉得这样不行。
“不用了昴先生,现在不早了,收拾起来又要很久。”坚定的拒绝了冲矢昴,转头又对黑泽阵说:“小孩子要早点休息,今晚就和我一起!”说着新一伸手要揉小孩银白色的发顶,没碰到就被狠狠拍掉。

“再碰我杀了你。”黑泽阵面无表情,阴沉的语气预示着主人不佳的心情。如果是以前下一秒就该扣动扳机给敌人爆头一枪。
可惜冷酷的表情此刻在只能仰头和少年对话的小脸上实在没多大威慑力,以致于少年被拍掉的手下一秒按住他的肩膀,“该去睡觉了,阵!”

一旦决定的事情旁人很难改变,新一的坚定有时很让人头疼啊。冲矢面对和他道晚安的少年只能无奈妥协。待瞥见被少年当做任性小孩牵着不放的某人脸色难看竟也没有多说什么他心底微妙的幸灾乐祸,一时平衡了不少。
“那么晚安,新一。”冲矢昴偏头看向少年身侧的小孩,反光的镜片下笑容温和,“还有这位小朋友,希望你也晚安。”
无聊的警告。黑泽阵轻嗤了一声。
多年的杀手生涯养成了不会在别人身边放松的警惕习性,更别说和人躺在同一张床上睡着。理所当然的黑泽阵抱着闭目养神到天明的想法躺在了床上距离少年最远的地方。
有这么远……两人之间巨大的鸿沟让新一感觉很受伤,然而看见小孩面上掩饰不了的疲惫不由得心软。毕竟是小孩子的身体,身上有伤还淋了雨,折腾一天很累了吧。
想着新一朝小孩露出笑容:“晚安,阵。”
小孩定定地看了他一会,闭上了眼睛。
黑泽阵:笑的真蠢。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黑泽阵盯着近在眼前的少年睡衣领口露出那一小片白皙的胸口和形状分明的精致锁骨沉默了很久。

不想思考之前那一片鸿沟是怎么缩短成咫尺的距离,黑泽阵冷着脸拉开少年搭在他腰上的手,伸手一推。

睡梦中的少年滚了滚,“啪!”摔到床下,“啊!”一声惨叫。“碰!”门被一脚踹开。“新一!”来自听见少年惨叫破门而入的冲矢昴。

三人同居第一天早上,工藤宅果然很热闹啊。

【all新】同居(一)

主琴新赤新。

想看遭到组织成员背叛受伤变小的Gin被高中生新一捡到带回家,和隐藏FBI冲矢昴三人同居生活的故事。

突如其来的雨下的很大,新一撑着伞提着购物袋小心避开路上的水洼匆忙往工藤宅走。这个天气果然还是应该待在家里吧。早知道就听昴先生的不出来了。想到出门前房客善意的提醒,新一不由得懊恼。

走到偏僻的街道转角,脚下混在流淌雨水中的一缕缕红色引起了新一的注意。

哎,这是……他循着水流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不远处倚在墙边的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

新一慢慢走过去,在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原本一动不动的人警觉抬头,露出湿透的银白长发下稚嫩的小脸,墨绿色的眼瞳狠厉一闪而过,“滚开!”

小孩超凶哦……

不过在新一看来男孩凶巴巴的语气反而有点可爱,温柔地问:“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你家人呢?”不会是跟家里人闹别扭了离家出走了吧?

小孩脸色难看了几分,瞪着他不说话。

“你受伤了吗?”身下一滩晕开的红色是血吧?难道是遭遇家庭暴力逃出来的?近看才发现男孩穿的衣服过于宽大了,像是大人的……只是现在没时间想那么多,新一担忧地看了看小孩有些苍白的唇色。这个天气找不到车去医院了……

“哥哥家就在前面,去我家先包扎一下吧?”新一小心翼翼地朝警惕的男孩伸出手,“你的伤口需要处理。”

“新一,欢迎回……”冲矢昴的微笑在看到少年牵着的银白长发,墨绿色眼眸的表情严肃的小孩时僵住。

冲矢昴对上小孩冰冷的视线,气氛诡异的沉默下来。

“昴先生,我回来了。”新一轻快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视。冲矢恢复平静,转头问少年:“新一,这位是……”

“阵,黑泽阵。”男孩主动开口。

“啊,刚刚在路上遇到,就带他回来了。”新一挠挠头笑笑,“昴先生会介意吗?”

是黑泽阵的阵,不是Gin吗?冲矢昴推了推眼镜,微笑道:“怎么会。只是想说我只准备了两个人的晚饭……”

“昴先生先吃吧,我带阵去换衣服洗个澡。”再处理一下伤口。

冲矢眼看着少年带着黑泽阵进了房间,面上的微笑消失不见。他的小房东好像捡了了不得的东西回来啊……

“他是谁?”回来后一直安静乖巧(?)的男孩突然问,刚翻出医药箱的新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是在问冲矢昴。

“昴先生吗?他叫冲矢昴,是住在这里的东大研究生。”

那股令人厌恶的FBI气息。黑泽阵冷笑,以为换了脸就能掩盖吗?

“小孩子干嘛做出这幅表情?”脸突然被少年捏住,黑泽阵难得呆了呆,继而恼怒了:“放开我!”还没有人敢怎么对他!黑泽阵心中涌起一阵杀意,用力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新一看着小孩又是一幅我超凶的表情拼命憋笑,怕把人逗急了顺从地放开手,“好了,脱衣服吧?”受伤的地方是在腰上吧?

黑泽阵冷冷瞥他一眼,脱下了上衣。

“裤子也脱了吧,都湿透了。”新一翻出一套干净的他小时候的睡衣,跃跃欲试地想要帮小孩换衣服。

“你出去!”

“我帮你处理伤口啊。”

“滚!”

结果还是被赶出来了。新一趴着桌子郁闷,看起来小孩不太喜欢他的样子。

“新一很喜欢那位小朋友吗?”

“阵很可爱不是吗?”看见小孩面无表情的样子特别想逗他,发脾气的时候凶巴巴的不就可爱多了吗?等等……这个想法听着怎么有点糟糕?难道他是隐藏的正太控?

“有吗?”冲矢不这么觉得,“我看新一更可爱呢。”

“哎……怎么突然这么说……”少年因为直白的夸奖一下红了脸。

“害羞的样子更可爱了!”冲矢昴笑眯眯地说。

“昴先生!”

【绯色柯】不纯洁三十题(四)后续脑洞

跟正文无关,只是个衍生脑洞,因为写的时候一直脑补安室先生敲车窗会怎么样。虽然我也很喜欢安室先生,但是三十题只写昴柯的。

雨小了些,安室透轻轻地敲响了车窗。

玻璃打开的时候,男孩头枕着冲矢昴大腿脸颊微红睡得安静,身上盖着的那件宽大的外衣刺得安室透移开了视线。

他脸色难看,偏头对上一边的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森冷刺人:“出来!”

安室透扔开雨伞,雨中沉默对峙的两个人都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一言不发就打起来。

最终安室透凌厉的拳风擦过冲矢昴的侧脸,因为一道呼声停了下来。

“赤井先生?”车那边传来的男孩不大的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刚醒来找不到人。

“他喜欢我。”临走的冲矢昴留下一句宣言,也是警告。

湿成一缕缕的刘海往下滴水,落进眼睛里有些难受,安室透却不肯闭上眼睛,固执地望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

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对那个男孩,他势在必得!

“赤井先生刚才去哪了?”

“波洛咖啡厅,你不是想吃那的柠檬派?”

对着男孩亮起来的眼睛,冲矢昴补了一句:“不过安室透不在。”所以柠檬派没有了。

“哎?”
似乎能看见男孩明显耸拉下去的耳朵,冲矢昴笑了。

他看得出来,男孩确实喜欢他,对公安也有朦胧的好感。

只不过只能是这样了,已经是他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出去。

大概柯南开始对两个人感觉差不多,赤井先生胜在先下手为强。

今天在p站逛了一下午,全程面红耳赤。


p站大佬不开车,人家开的是火箭……


印象最深就是一个画赤x新+柯的太太。


大概是新一和柯南是兄弟,半夜赤井先生和新一背入式ooxx→柯南醒了,被赤井拉过去亲吻→男孩躺在新一背上,赤井下面x新一,手指x柯南……简直丧心病狂!


(*/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