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爱

叶修脑残粉,爱好广泛,不定时爬墙

【姬白】

占有后续相关片段。

郭芙蓉:“传说盗神姬无命武功极高,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夺命掌下亡魂无数……”
“……”一边抱着瓜子罐经过的白展堂翻了白眼,“净瞎扯!传说小贝还是杀人不眨眼的赤焰狂魔呢!”
“那都是江湖月报乱写的!”听故事正入迷的莫小贝冷不防躺枪,立马大声反驳。
“那你小郭姐姐也是胡说八道,别信她的!”
郭芙蓉不服气了,“哎!江湖传说七分真三分假,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不是真的!”
“小姬压根就没杀过人!”
实际上他们偷盗失手被撞破的时候,姬无命好几次要动手杀人都让白展堂拦下了。拦不住白展堂就葵花点穴手,点了姬无命,然后艰难地扛起人跑路……
鬼知道那几次他们是怎么跑出来的!姬无命内心一度十分抓狂!
后来多了姬无命再遇到这样的事都懒得废话了,直接站到一边,面无表情看着白展堂出手把要出声喊的人点了。
“小姬?”郭芙蓉莫小贝两人惊讶出声,对视一眼示意有八卦可挖。
“白大哥你跟姬无命很熟?”
“我发小,从小一块长大的。”白展堂磕着瓜子,随口说道。
“没听老白你说过啊?”
“那……什么,有什么好说的。”白展堂眼神闪了闪,“小郭你干完了吗,小贝作业写完了?有空在这瞎聊信不信我告掌柜的去!”
“去!不想说就算了!走走小贝我们到屋里去!别理他!”
两人拉扯着进了屋,白展堂一个人在院里继续磕着瓜子,想着事情磕着磕着就啃起了手指甲。
越想越头疼……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睡了我!
哎……这算个什么事啊!

【姬白】

占有相关,不定时扔个片段,写多了再整合起来吧。

小时候白展堂就长得白白净净净的,粉砌玉琢的小脸蛋看着跟个女娃娃似的,因为经常被葵花派的其他小孩嘲笑。他每次受了欺负哭得惨兮兮的就去找姬无命。
“等我学会了点穴我点死他们!”那段时间白三娘正教他点穴来着。白展堂眼泪还没干,气鼓鼓的就这样跟姬无命说。
好好好白哥你最厉害了,姬无命不以为然,当面应和他转身就一个人把那帮小混蛋狠狠教训了一顿。
还等你学什么点穴,有我不就行了。
结果白展堂没多久还真的学会了,不过第一个遭殃的是姬无命。
“小姬你看!我真的学会葵花点穴手了!”
你会了就会了,干嘛拿我实验!我不防备你你就点我!良心呢!
姬无命动也动不了,只能瞪着他,无声的以眼神表达自己的愤怒。
“小姬你干啥这样看我?哦对不起啊我这就给你解开!”
“葵花解穴手!咦?没用?葵花解穴手!唔……葵花解穴手……”
……
“小姬对不起……我好像光会点穴了没会解穴……”
白展堂十分愧疚,低着头要哭出来的样子。
姬无命胸口让他戳多了生疼,还是站着一动不能动,脸色黑得彻底。
那时还是大冬天的,他们在院子里,风一吹冷得要命。
俩小孩露在外面的手和脸冻的通红。
后来白展堂冷得不行,又不好意思把姬无命一个人扔着自己进屋,就抱了个被子出来。两小只裹紧了被子依偎着在寒风中取暖。
看见白展堂整个人都要缩被子里鼻子红红的小小声跟他道歉,姬无命内心挣扎几下,最终发誓下次他再点他就跟他绝交!
实际上后来姬无命被坑了一次又一次,他们还好好的在一起。每次姬无命的心理路程大概就是“我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啊”了吧。
那天他们就在院子里站了一个时辰,第二天不出意外的两个人都发烧了。
事后,姬无命才反应过来,白展堂笨不知道找大人来帮忙解穴,他居然也跟着犯傻没想到……

【姬白】

记个片段,占有后续相关。

这天同福客栈来了一位面容阴沉的劲装青年。
白展堂刚要迎上去,看清来人的样子后脸色大变转身要跑。
姬无命拦住了他的去路,冷笑威胁,“再跑信不信我折了你的腿?”
“你!”白展堂怒目而视,下一秒“哇”的一声跪下来抱人大腿。
“小姬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跑了啊!”
“……信不信我连你点穴的手指头也折了!”
“嗷!疼疼疼!小姬你放放手!我错了真的不敢了!”来自偷袭不成反被抓住的某人→_→

从北极圈走到北极点……

【姬白】占有


一辆破三轮

磕楚白的时候萌上姬白,我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