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爱

叶修脑残粉,爱好广泛,本命鼠猫,不定时爬墙

【楚白】再会(一)


挖了一个楚白坑!

十五将近,晚上的月亮已经差不多是个整圆了。店里众人早已熄了灯火睡下,外头的月光透过客栈的窗照进大堂,留下一片绰约的银色。

四下安静,只有白展堂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索性起身,从后院翻了一坛女儿红,拎着上了屋顶。仰躺在屋顶,白展堂一手垫着脑袋,对着月亮灌了一口女儿红,酒香清冽入口。

月下饮酒兴气过了,白展堂就开始后悔。他明天该怎么跟掌柜的解释,才能让她不至于因为这几口酒把自己一整年工钱都扣没了。想着她一脸心在滴血的样嚎额的七十年的女儿红唉,白展堂更苦恼了。他又不像那人哄女人一套一套的。

才想着怎样“毁尸灭迹”,淡淡的香气随着微风过来,有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旁边的瓦上。白展堂没动,闻到这三年没闻过的熟悉的郁金花香,他眉眼弯弯,完全看不出刚才的苦恼了。

“楚留香!”

“小白,好久不见了。”来人就在白展堂身边坐了下来,笑着低头看他。当年那个唇红齿白的小盗圣倒是变了不少,五官长开了不会再让人误以为是个小姑娘。

“见什么见!你个贼祖宗到哪哪就有麻烦,我还想多过几天安生日子呢!”话里满满的嫌弃,白展堂面上的笑意藏也藏不住。

楚留香摸摸鼻子,“怎么,小白不欢迎我吗?”

白展堂眼睛转了转,“欢迎欢迎,你看我不是特地开了一坛女儿红给你接风洗尘了吗,七十年的!”

楚留香瞥了一眼空了一半的酒坛子,又看看笑容殷勤的白展堂,手一扬展开了折扇,端着温润君子的样忍笑开口:“小白有心了。”

“不客气不客气,给钱就行!”白展堂笑的更殷勤了。

呵!楚留香微微一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折扇合上,楚留香突然出手,扇骨敲向白展堂执酒杯的右手手腕。腕骨一麻,白展堂痛呼,下意识的松手,反应过来掉落的酒杯已经被楚留香接了过去。

“哎!那是我的酒杯,我用过的!”

楚留香饮了一口,不得不承认酒确实是好酒,加上再见身边的人气急的模样,心情愉悦极了。

估摸着两人的武力值差距东西肯定是抢不回来了,白展堂只得愤愤地翻身下去又拿了一个杯子上来。

“堂堂盗帅抢我一小跑堂的东西,要不要脸?”白展堂喝了酒,嘴也没停下。

楚留香心想,你还是堂堂盗圣呢。

“不是你说不用客气的?再说我也不是会客气的人。”

没皮没脸!白展堂回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

酒喝的差不多了,白展堂的意识迷迷糊糊,身边的人倒还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半醉半醒间,他说出了从刚才开始一直存在心里的疑问:“你到底来这干嘛?”

“寻人。”

“什……什么人?”

顿了顿,楚留香望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柔声道:“心上人。”

“哦……谁啊还要你亲……自来追!”

白展堂试图调用让酒精糊得剩不多的意识想江湖上又出了什么了不得的美人。

“呃……一般小姑娘……你勾……勾勾手指,不就……来了……”

楚留香叹气摇头,良久,才道:“可惜山有木兮木有枝。”却没有等到反应。楚留香偏头去看身边的人,不禁失笑。

只见白展堂头偏向一边,眼睛早已闭上,唇微微张开,脸颊因为酒意染了浅红,呼吸清浅均匀,显然是睡着了。

静静地看了一会,楚留香终于忍不住低头,轻轻吻上微张的柔软。

【楚白】撩

白展堂愣愣地望着半蹲在他面前的人,看他修长的手指沾了一点药膏,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脚跟,在那现在还冒着疼的脚踝扭伤处仔细均匀地涂抹。

虽然楚留香已经足够小心,还是有轻微的疼痛夹在微凉的刺激里,随着手指的来回揉动泛开来。

白展堂本来是极怕疼的,此时只是愣愣的瞧着他低头认真的模样。因为低着头,颈边一缕长发垂到了白展堂的小腿上,随着主人的动作扫过本就敏感的肌肤,楚留香依旧无知无觉。

白展堂却感觉被他触碰着的那处异常灼热,热度蔓延,烧得他脸上发烫,心里发慌,耳边一阵嗡嗡作响。

白展堂似乎能明白他风流盗帅的名声是怎么得来的了。被这样一个人温柔又认真地对待,哪个姑娘能不动心。何况他看你的时候,就像在看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可他白展堂不是小姑娘。
他是盗圣。
好吧,他撑死了也就是个有点名气的胆小怕事的小贼。
楚留香忽的抬头,四目相对,白展堂眼见那双能溺死人的眼睛里含了星光似的笑意。

楚留香好像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听进了他在叫他,小白,小白,小白……
嗯。
白展堂让他叫的更加心燥意乱 随口应了一声。
楚留香笑意更深,然后低下头,在白皙漂亮的脚踝烙下一个轻柔的吻。吐息温热,酥酥麻麻的刺激赤裸的肌肤,白展堂只觉得心里有根弦也被撩了一下。
你……!
白展堂恼得要扑过去,却忘了脚还扣在人手里,脚一拉一疼,一个踉跄摔进人怀里,被楚留香接个正着。
疼……
小白啊……耳边的声音带了笑意,些许无奈。
白展堂试图扑倒不成,被他这样一叫恼羞成怒,抬头一口咬住眼前颤动的喉结。
楚留香闷哼一声。
你真是……
白展堂得意地看他,咋的。
一向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让人,欲罢不能。
啥意思?
楚留香笑笑不说话,然后用一晚上的实际行动向盗圣解释了,什么叫欲罢不能……

没头没尾的一个片段,最近迷上楚白了,忍不住动手写点东西,渣文笔也阻止不了我!

沉迷楚白,无法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