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爱

叶修脑残粉,爱好广泛,不定时爬墙

【楚白】撩

白展堂愣愣地望着半蹲在他面前的人,看他修长的手指沾了一点药膏,一只微凉的手握住了自己的脚跟,在那现在还冒着疼的脚踝扭伤处仔细均匀地涂抹。

虽然楚留香已经足够小心,还是有轻微的疼痛夹在微凉的刺激里,随着手指的来回揉动泛开来。

白展堂本来是极怕疼的,此时只是愣愣的瞧着他低头认真的模样。因为低着头,颈边一缕长发垂到了白展堂的小腿上,随着主人的动作扫过本就敏感的肌肤,楚留香依旧无知无觉。

白展堂却感觉被他触碰着的那处异常灼热,热度蔓延,烧得他脸上发烫,心里发慌,耳边一阵嗡嗡作响。

白展堂似乎能明白他风流盗帅的名声是怎么得来的了。被这样一个人温柔又认真地对待,哪个姑娘能不动心。何况他看你的时候,就像在看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可他白展堂不是小姑娘。
他是盗圣。
好吧,他撑死了也就是个有点名气的胆小怕事的小贼。
楚留香忽的抬头,四目相对,白展堂眼见那双能溺死人的眼睛里含了星光似的笑意。

楚留香好像说了什么,他没听清,只听进了他在叫他,小白,小白,小白……
嗯。
白展堂让他叫的更加心燥意乱 随口应了一声。
楚留香笑意更深,然后低下头,在白皙漂亮的脚踝烙下一个轻柔的吻。吐息温热,酥酥麻麻的刺激赤裸的肌肤,白展堂只觉得心里有根弦也被撩了一下。
你……!
白展堂恼得要扑过去,却忘了脚还扣在人手里,脚一拉一疼,一个踉跄摔进人怀里,被楚留香接个正着。
疼……
小白啊……耳边的声音带了笑意,些许无奈。
白展堂试图扑倒不成,被他这样一叫恼羞成怒,抬头一口咬住眼前颤动的喉结。
楚留香闷哼一声。
你真是……
白展堂得意地看他,咋的。
一向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让人,欲罢不能。
啥意思?
楚留香笑笑不说话,然后用一晚上的实际行动向盗圣解释了,什么叫欲罢不能……

没头没尾的一个片段,最近迷上楚白了,忍不住动手写点东西,渣文笔也阻止不了我!

评论(8)

热度(68)